您当前所在位置:首页 > 通知公告
香港将于2018年7月引入开放式基金型公司结构

香港《公司条例》出于资本保护原则,规定香港目前注册的开放式投资基金均以单位信托而非离岸公司形式设立。为进一步将香港发展成为提供全方位服务的国际资产管理中心,香港政府拟引入开放式基金型公司结构,吸引更多基金在香港设立。

导言

2018年5月18日,香港政府及香港证券及期货事务监察委员会(“证监会”)刊登了三项附属法例,自2018年7月30日起实施《证券及期货(修订)条例》的所有条款。同日,证监会就建议的《证券及期货(开放式基金型公司)规则》(“《开放式基金型公司规则”)以及《开放式基金型公司守则》(“《开放式基金型公司守则”)发表咨询文件。

>>

开放式基金型公司结构主要特征

开放式基金型公司制度包括如下主要特征:

•开放式基金型公司必须向证监会注册并在公司注册处成立为公司;

•开放式基金型公司的名称不得具误导性或不适宜,亦不得与其他现有的开放式基金型公司名称相同;

•开放式基金型公司必须有至少两名个人董事,包括至少一名独立董事。开放式基金型公司的董事必须具备开展该开放式基金型公司业务所需的良好声誉、适当资质,富有经验且妥为行事。开放式基金型公司的董事负有信义义务及合理水平的谨慎、技巧及努力行事的责任;

•独立董事独立于保管人,而非独立于投资经理;

•开放式基金型公司必须有一名获证监会发牌或注册实施第9类(提供资产管理)受监管活动的投资经理;

•开放式基金型公司必须将所有计划财产委托予保管人妥善保管。保管人必须以合理水平的谨慎、技巧及努力,确保相关财产得以妥善保管;

•私人开放式基金型公司设立目的并非用于一般商业或贸易用途的公司;

•开放式基金型公司的每一名非香港居民董事及非香港保管人必须在香港委任一名法律程序文件代理人;

•有偿付能力的开放式基金型公司可根据简化程序向证监会申请终止注册。

影响:

加强香港作为提供全方位服务的全球资产管理中心的地位

开放式基金型公司制度的引入是香港政府为确保其金融政策与时俱进,同主要海外市场保持步调一致的一项重要举措。为顺应国际市场及香港本土市场的不断发展变化,证监会采取了一系列变革措施,将香港打造成为国际资产管理中心。例如,香港证监会分别于2016年与2017年就《基金经理操守准则》以及《单位信托及互惠基金守则》向公众征询意见。此外,香港政府还分别于2015年7月、2016年12月及2017年7月同中国内地、瑞士及法国签订了有关基金互认安排。借由这一系列改革举措,既为香港本土基金行业开拓了海外市场,同时又为海内外投资人提供了对港投资的额外机遇。

香港正不断吸引着越来越多的投资基金以香港为注册地,落户香港。注册地为香港、经证监会认可的基金数量以每年12%的增幅增加,截至2017年3月31日,有735个基金在香港注册。随着这一新型的开放式基金型公司结构的引入,为投资人提供的灵活选择,定能吸引更多基金入驻香港。

以公众形式发售的开放式基金型公司(公众开放式基金型公司)

同其他需获证监会认可的公众基金相同,公众开放式基金型公司也必须取得证监会认可,并遵守《单位信托及互惠基金守则》项下的相关要求。就公众开放式基金型公司寻求证监会认可,证监会对此所收取的费用与其对其他公众基金收取的认可费用相同,不会因其为公众开放式基金型公司而加收费用。公众开放式基金型公司可能会引起广泛关注,尤其可能会引起目前已获认可的基金经理人及其保管人/托管人的兴趣,因为他们已深谙证监会认可流程以及证监会对经认可、向公众发售的基金的监管级别。

以私人形式发售的开放式基金型公司(私人开放式基金型公司)

在香港以单位信托形式设立的基金可以面向专业投资者发售,无需遵守注册和复杂的监管规定。相反,设立一家以私人形式发售的开放式基金型公司,将涉及证监会更多的监管。相较于其他法域类似架构的私募基金实体,在香港设立并持续运营一家以私人形式发售的开放式基金型公司更加繁琐。开曼群岛基金实体架构的规定更加灵活,监管更少,因此香港和亚洲的基金经理更加青睐以开曼群岛作为股权基金和对冲基金的注册地。

私人开放式基金型公司可能面临某些挑战,包括其保管人需要遵守《开放式基金型公司守则》的规定,类似于《单位信托及互惠基金守则》中保管人规定。设立于香港的私人开放式基金型公司,其投资经理必须持有第9类(提供资产管理)受监管活动的牌照,这一要求也可能降低开放式基金型公司对于全球基金管理集团的吸引力,虽然这一规定同样也适用于为离岸基金做出投资决策的香港投资经理。

私人开放式基金型公司的投资范围大致上与第9类(提供资产管理)受监管活动一致,同时规定了资产总值的10%可投资于其他资产类别。这一点对于股权基金或对冲基金可以接受,但对于其他资产类别,例如不动产、基础设施、大宗商品等基金可能存在问题。

其他法域

从地区的角度而言,新加坡金融管理局也推出了适用于新加坡可变动股本公司(S-VACC)的类似框架,而澳大利亚政府也规定了适用于法人团体集体投资实体的框架(CCIV)。这两个地区都有意在2018年出台新框架。新加坡和澳大利亚的公司型基金制度出台后,预计香港将面临激烈的竞争。

考虑到本地区基金经理可以选择的基金架构方案更多,香港新出台的开放式基金型公司制度能否像政府预计的一样,导致在香港注册的基金数量大幅增加仍有待观察。

税务影响

2016年以来,为使香港开放式基金型公司同全球其他投资基金中心相比具有竞争力,香港政府着手修订适用于开放式基金型公司的税务架构,并公开征求意见。香港对根据《证券期货条例》第104条批准的离岸私人基金和公开发售基金规定了免税制度,但以私人形式发售的在岸基金不享受类似税收优惠。为解决这一问题,《2018年税务(修订)(第2号)条例》于2018年3月29日刊宪,将利得税豁免范围扩大至涵盖以私人形式发售的开放式基金型公司(“开放式基金型公司免税”)。

根据开放式基金型公司免税规定,在香港进行中央管理及控制且满足“非集中拥有”条件的开放式基金型公司,其来源于合格交易的收入将免征利得税。另外,香港政府正在建议取消现行税收制度下对于离岸基金和离岸私募股权基金的区分。这意味着,无论基金架构如何,也无论其中央管理和控制的所在地,以私人形式发售的基金都将享受免税待遇。

开放式基金型公司免税的一项关键条件是开放式基金型公司必须为“非集中拥有”,即财产权分散。这一条件旨在确保开放式基金型公司税收待遇仅适用于诚信、非集中拥有的基金,避免通过将业务重新包装成开放式基金型公司从而避免缴税。

在开放式基金型公司免税政策的征求意见阶段,“非集中拥有”条件的定量门槛经过充分讨论。合格标准条件将根据开放式基金型公司是否拥有“合格投资者”(即大型机构投资者)区分。如果一家开放式基金型公司拥有一名或多名投资额超过2亿港元的“合格投资者”,该公司只需要至少有5名投资者(不含发起人及关联人士)即视为“非集中拥有”;如该公司无合资格投资者,则需要至少有10名投资者才满足“非集中拥有”的条件。开放式基金型公司必须在接纳首位投资者后的24个月期间内符合“非集中拥有”条件,如果未在此期间满足条件,将从首日起丧失免税待遇。

对于符合资格的开放式基金型公司,其来源符合资格资产类别(定义见开放式基金型公司免税规定)的交易(包括证券、私人公司股份和《开放式基金型公司守则》允许的其他投资),免征利得税。开放式基金型公司免税规定初稿规定了非常严格的限制,投资于不被批准的资产且金额超出10%最低额豁免的,将影响整个基金并且导致开放式基金型公司需要对其所有交易(包括合格交易)纳税。尽管开放式基金型公司免税规定的最终稿中已经删除了这一规定,但开放式基金型公司要想获得免税待遇,仍须始终遵守《开放式基金型公司守则》的规定。

开放式基金型公司免税规定也放松了对投资香港私人公司的限制性措施。但是,该制度还规定了一套复杂的例外情况,禁止开放式基金型公司通过私人公司间接投资香港不动产和某些短期资产。消除“超过最低限额豁免门槛的投资将导致丧失免税待遇”的规定以及放松限制措施,是对现行香港在岸基金免税制度的局限性的进步。但是,挑战在于厘清开放式基金型公司免税制度中复杂的资格标准。实践中,新税务规定如何适用,还有待税务局出具指引澄清。

来源:高伟绅律师事务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