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所在位置:首页 > 工作动态
我委参加全市地震应急桌面演练

12月14日,央行公布了11月份的金融数据,从各项金融指标来看,居民中长期贷款仍然是当月新增贷款的主要力量,买房的主基调跨越2016全年。尽管22个一二线城市相继出台了严厉的调控政策,但短期内调控效果并没有完全显现。


一、房贷仍是新增贷款的主力军


11月新增人民币贷款↓↓↓


http://mmbiz.qpic.cn/mmbiz_png/X1H5zU0uGlGYvfgc0dt0756ZicXs4pPl0LqicMfTLsibZ4yaFgJ1a5kO68E1Fa5arvzx9qksCUMRovAtjLCEK3joA/640?wx_fmt=png&tp=webp&wxfrom=5&wx_lazy=1


11月本身是信贷投放的传统淡季,7946亿元的新增贷款规模,为有数据统计以来历史同期的第二高,仅次于2014年11月的8527亿元。


11月份新增人民币贷款同比增加857亿元人民币,近八千亿的信贷规模,超出市场原来7200亿左右的预期。其中居民中长期新新增贷款为5692亿元,占新增贷款的71.63%,个人房贷仍是新增贷款的重头戏。


从信贷数据来看,房地产调控尚未出现明显效果。历年多次的房地产调控,房价都是越调越高,以至于这次政策出台以后民众仍然马不停蹄地疯狂加杠杆买房。但从房地产开发投资以及销售面积来看,增速已经稍有回落,房地产的调控效果很可能会在明年二季度以后有所显现。


新增贷款与居民中长期贷款↓↓↓



2016年1-11月份,居民新增中长期贷款(主要是房贷)已经达到了史无前例的5.26万亿,几乎等同于2014和2015两年之和。


按照目前增速,2016年个人房贷挑战天量6万亿近乎是不争的事实。而这一数据甚至超过了当初“四万亿”时期企业新增长期贷款的峰值。直到今天很多企业还在苦苦消化当初四万亿的后遗症,而如今居民的疯狂加杠杆助推房价大涨,目前的疯狂局面又能够持续多久?


二、表外融资规模增量急速扩张


居民户中长期贷款占比↓↓↓



居民房贷成为2016年新增贷款的主力,除了房价上涨居民加大杠杆买房之外,同时还与经济形势不好,房贷成为银行优质贷款有关。从各大银行披露的数据来看,房贷违约率在所有贷款中是最低的,而类似于制造业、批发零售业等实体企业成为银行坏债的重灾区。企业贷违约率高,房贷违约率低,这种情况下,银行当然更倾向于个人房贷。


企业贷款的减少并不见得企业的融资需求不够旺盛,接近年底正是企业急需资金的时候。


11月份当月社会融资规模增量为17400亿元,前值8963亿元,环比增长94%;比去年同期多7111亿元,同比增长69%(前值12.7%)。17400亿元的社会融资增量创下近八个月以来的新高。


其中委托贷款当月增加1994亿,比上个多出1269亿,信托贷款1625亿,比上个月多出1095亿元。企业表外融资的大幅扩张表明表内融资额紧张,所以向表外走。而新增贷款主要以房贷为主的现象表明企业表内贷款难度较大。


三、M2增速回落 资金趋紧现象凸显


M2与增速↓↓↓



11月份M2增速回落至11.4%,M2达到153.04万亿,去年同期M2为137.4亿元。信贷增速的回落,拆借市场成交量同比显着下滑,拆借利率同比则大幅上升,多因素显示在央行金融降杠杆措施的推动下,货币条件有所收紧,金融加杠杆成本上升,预计这可有效控制金融杠杆的进一步扩张。


根据中金的预判,12月份的贷款、社融以及M2增速会进一步放缓。


招商银行资产管理部高级分析师刘东亮预测,当前的金融数据体现出“紧货币,宽信用”的思路。


但值得注意的是,伴随持续的资金紧张和债券市场大跌,企业发行债券融资的成本已显着抬升,票据、同存利率已经出现大幅上升,理财产品利率也在向上调整,除存贷款外几乎所有的利率都在上行,这意味着银行负债端成本在上升,未来资产端投放价格也可能水涨船高,利率上行势头有从债券市场向广谱利率蔓延的风险,刚刚企稳的实体经济可能难以承受融资成本的超预期上升。


四、M1与M2剪刀差继续收窄
M1与M2增速对比↓↓↓



11月M2增速与上月相比虽稍有回落,但M1环比回落幅度更大,M1-M2剪刀差连续第四个月收窄,缩小到11.3%。


M1已结开始超高增速回落,这表明企业堆积现金的局面正在发生改变,企业层面的“流动性陷阱”正在得到缓解,与企业固定资产投资增速回升相匹配,这对支持经济回暖是好事儿。资金脱实向虚正逐步得到改善。


五、外汇储备创10个月来最大降幅


外汇储备创下10个月以来最大降幅↓↓↓



11月份中国外汇储备3.0516万亿美元,环比10月份减少了691亿美元,为今年1月份(减少950亿美元)以来的最大降幅,已经是连续五个月下跌,按照如此降幅,下个月外汇储备就会回到“2万亿”时代”。


因为人民币近期的大幅度贬值,资本外逃加剧,导致外汇储备减少。未来只要人民币贬值预期不变,外汇储备继续减少的压力仍然不容小觑,不过外汇局对资本的管制也会越来越严。


针对此次外汇储备大幅减少,外汇管理局给出了四个理由:


1、央行在外汇市场的操作;


2、外汇储备投资资产的价格波动;


3、美元作为外汇储备的计量货币,其它各种货币相对美元的汇率变动可能导致外汇储备的变化;


4、外汇储备支持“走出去”,根据记账方法,会从外汇储备规模内调整至规模外。


四个不痛不痒的理由中唯独没有提到资本外流,而资本外逃也恰是造成外汇储备减少的主要原因。当前的资本外流成为外管局刻意回避但又不得不面对的一个严峻事实。


11月的金融数据显示出来的既有好的一面,也有不好的一面。固定资产投资的增加、M2与M1的进一步收窄,表明资金脱实向虚的情况正在改善,企业家对中国经济的信心,相比前几个月有所好转。但不可回避的事实是,个人房贷的连续猛增使得中国居民杠杆率发挥到极限,债务偿还压力进一步增大。而从信贷走向来看,央行货币政策一时难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