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所在位置:首页 > 开放型经济
黄奇帆:“一带一路”塑造了我国对外开放的新特征

实践证明,“一带一路”倡议顺应时代潮流,适应发展规律,符合各国人民利益,既为我国改革发展注入了强劲动力,也为世界经济复苏、各国合作发展和全球治理变革贡献了中国智慧、提供了中国方案。

2018年5月,由中国社科院主办,中国社科院亚太与全球战略研究院、蓝迪国际智库、中融国投集团承办的中国社会科学院“一带一路”国际智库启动会在北京隆重举行。原重庆市市长、十二届全国人大财政经济委员会副主任委员、中国社会科学院“一带一路”国际智库专家委员会副主席黄奇帆发表题为《“一带一路”倡议与新型经济全球化》的主旨演讲。全文摘录如下:

各位嘉宾、各位朋友,女士们、先生们:

上午好!中国社科院设立“一带一路”国际智库,是落实习近平主席加强新型智库建设要求的重大举措,是聚共识、汇众智、合力推动“一带一路”建设的实践行动。能够成为智库一员,我深感荣幸,将尽己所能,多谋发展之计,多献务实之策!

2013年,习近平主席提出“一带一路”伟大构想,引起世界各国广泛共鸣。5年来,全球100多个国家和国际组织积极支持和参与“一带一路”建设,共同秉持亲善惠容,坚持共商共建共享,持续推进政策沟通、设施联通、贸易畅通、资金融通、民心相通,一批重大项目落地生根,众多发展难题成功破解,我国对“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直接投资累计超过600亿美元,同沿线国家贸易总额达到了4万亿美元。“一带一路”建设正从理念转化为行动,从愿景转变为现实,“朋友圈”不断扩大,影响力日益增强,联合国大会、联合国安理会等重要决议也纳入了“一带一路”建设内容。实践证明,“一带一路”倡议顺应时代潮流,适应发展规律,符合各国人民利益,既为我国改革发展注入了强劲动力,也为世界经济复苏、各国合作发展和全球治理变革贡献了中国智慧、提供了中国方案。

一、“一带一路”塑造新时代我国对外开放五大特征

人类社会发展的历史告诉我们,开放带来进步,封闭必然落后,经济全球化是不可逆转的时代潮流。过去几十年,我国坚持对外开放基本国策,坚持打开国门搞建设,在开放领域形成了5个特点:一是引进外资为主,以弥补国内资本匮乏;二是鼓励出口为主,以发挥劳动力和要素成本比较优势;三是沿海开放为主,以充分利用沿海区位优势;四是货物贸易为主,重点发展加工制造等实体经济;五是适应和融入国际贸易规则为主,以开放倒逼改革、促进发展。这样的开放模式,推动我国成为了世界第一贸易大国和第二大经济体。

国际金融危机爆发以来,全球经济复苏缓慢,西方贸易保护主义抬头,“逆全球化”思潮暗流涌动,对构建开放型世界经济格局带来严峻挑战。我国经过几十年快速增长,国内劳动力成本和经济要素成本上升,开放型经济发展的基础和条件发生深刻变化。习近平主席准确把握经济全球化新趋势和我国对外开放新要求,提出“一带一路”倡议,极大改变了国家开放格局,推动开放向广度、深度、高度不断拓展,形成了五个新的时代特征:

一是从引进外资为主,转变为引进外资和对外投资并重。2010年—2017年,我国每年实际利用外资从1057亿美元稳步增加到1310.4亿美元,增长23.9%;同期非金融类对外直接投资从590亿美元增加到1200.8亿美元,翻了一番多。我国正从贸易大国转为投资大国,从商品输出转为资本输出,这是开放型经济转型升级的必由之路。

二是从扩大出口为主,转为鼓励出口和增加进口并重。近几年,我国商品进口增长率一直快于出口增长率。2017年,全国货物进出口总额27.8万亿元,其中,出口15.3万亿元、增长10.8%,进口12.5万亿元、增长18.7%。当今世界,出口大国未必是经济强国,但进口大国一定是经济强国。我国进口规模的持续扩大,不仅有利于产业转型升级,满足老百姓消费需求,还必将增强我国在世界经济舞台上的话语权。

三是从沿海地区开放为主,转变为沿海沿边内陆协同开放、整体开放。随着“一带一路”、长江经济带、京津冀协同发展的实施,中西部地区内陆开放高地建设明显提速,正在由过去的“跟随跑”变为“齐步跑”甚至“领先跑”,我国陆海内外联动、东西双向互济的开放格局正加速形成。

四是从关贸总协定和WTO框架下的货物贸易为主,转变为FTA框架下货物贸易和服务贸易共同发展。在双边和多变自由贸易协定框架下,近年来,我国服务贸易呈现快速增长之势。2010年—2015年,服务贸易进出口总额从3624亿美元增加到7130亿美元,年均增长14.5%,为同期世界服务贸易进出口平均增速的2倍。2017年,服务贸易进出口总额达到4.7万亿元,有力促进了我国外贸结构的持续优化。

五是从融入和适应全球经济治理体系为主,转变为积极参与甚至引领国际投资和贸易规则的制定修订。我国以“一带一路”倡议为引领,高举合作共赢旗帜,积极参与推动全球治理体系变革,推动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成为开放型世界经济的积极倡导者和坚定推动者,展现了中国智慧和大国担当。

这些新特征,将贯穿我国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全过程,推动我国以更高层次的开放格局参与经济全球化,推动世界经济朝着“创新、活力、联动、包容”的方向发展。

二、“一带一路”带来内陆开放五大新变化

习近平主席提出“一带一路”倡议,就是要以互联互通为着力点,促进生产要素自由便利流动,打造多元合作平台,实现共赢和共享发展。此举,在促进沿线国家经济大融合、发展大联动、成果大共享的同时,也使中国内陆地区突破了地理困局,从开放的“末梢”一跃转为开放的“前沿”。

一是打通了开放通道。过去,我国对外经贸主要依赖海路。自首趟中欧班列开通以来,重庆、成都、西安、武汉、郑州等城市纷纷开通中欧班列。现在中欧班列国内线路已增至61条,通达欧洲13个国家、41个城市,累计开行班列突破7600列。依托中欧班列,中西部城市大力发展江海、铁水、铁空联运,进一步联通了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空中走廊方面,全国前十大机场,北上广深杭占据6席,成都双流、昆明长水、西安咸阳、重庆江北占据四席,中西部地区在“一带一路”区域联通和经济合作中,开始扮演越来越重要的角色。

二是形成了口岸高地。以前,我国口岸主要集中于东部沿海,内陆货物进出口必须运到沿海通关,可谓“一江春水向东流”。近年来,国家陆续在内陆腹地设立了100多个国家级口岸,一批汽车、粮食、肉类、木材等进出口指定口岸也相继建立。海关体系还全面推进“单一窗口”建设,与“一带一路”沿线20多个国家实现“信息互换、监管互认、执法互助”,形成了便捷高效、畅通安全的通关模式。

三是设立了内陆保税区。保税区具有“境内关外”特征,叠加着海关各类优惠政策,集中了保税物流、保税加工、保税服务、保税贸易等多种功能,是发展开放型经济的重要载体。随着“一带一路”建设提速,国家在广西、重庆、四川、贵州等20个中西部省市区设立了30余个保税区,打破了内陆地区不沿边、不靠海不必也不能设立保税区的既有格局,带动内陆地区开放步入了新阶段。

四是增添了开放平台。国家相继在中西部布局了重庆两江、甘肃兰州、陕西西咸、贵州贵安、四川天府、湖南湘江、云南滇中、黑龙江哈尔滨、吉林长春、江西赣江等10个国家级新区,中新互联互通项目也落户重庆。近几年,国家布局的11个自贸试验区中,内陆省份就占了5个,河南、湖北、重庆、四川、陕西均建起了自贸“试验田”,内陆开放加速迈向全国前沿。

五是构筑了开放型产业。借着“一带一路”建设的东风,我国内陆地区打破以往“碎片化”格局,按照产业链垂直整合、集群发展的思路,加快承接加工贸易转移,大力发展战略性新兴制造业和现代服务业,产业结构和质量明显改善。5年来,中西部地区生产总值由25.6万亿元增至38.2万亿元、年均增长8%以上,进出口总额增加到了4.2万亿元、占全国进出口总额的比重有了重大提升,内陆开放发展的星星之火已呈燎原之势。

三、“一带一路”建设重在资源优化配置

“一带一路”认同的是发展这个最大公约数,遵循的是共商共建共享原则,目的是造福世界、造福人民。习近平主席强调:“‘一带一路’建设要以开放为导向”,“推动构建公正、合理、透明的国际经贸投资规则体系,促进生产要素有序流动、资源高效配置、市场深度融合。”“一带一路”建设重在聚焦“五通”,依靠制度创新和规则完善,促进资源优化配置。这方面,现代服务业和服务贸易具有低成本、高效率、轻资产的特点,是优化资源配置的重要选项。可从五个方面进行探索:

一是加强物流联通。物流是经济增长的“加速器”。“一带一路”沿线各国拥有丰富的资源、较好的产业和基础设施条件,现在的问题是点状分布、缺乏联通。应加快建设跨区域物流网,大力发展多式联运,推动陆上、海上、天上、网上“四位一体”联通。尤其要聚焦关键通道、关键城市、关键项目,联结陆上公路、铁路道路网络和海上港口网络,打通中蒙俄、新欧亚大陆桥、中国—中亚—西亚、中国—中南半岛、中巴、孟中印缅六大经济走廊,推动沿线国家和地区互通有无、优化资源配置。

二是促进金融融通。金融是现代经济的血液,血脉通,增长才有力。今年4月,习近平主席在亚洲博鳌论坛上,作出大幅度放宽金融业市场准入的承诺,准备推出“放宽银行、证券、保险行业外资股比限制”“加快保险行业开放进程,放宽外资金融机构设立限制,扩大外资金融机构在华业务范围”等系列举措。应当抓住这一历史机遇,重点围绕满足投融资、统一货币结算和金融服务三大需求,创新投融资模式,完善金融服务网络,为“一带一路”建设提供强有力的金融支撑。

三是发展“丝路电商”。近年来,我国跨境电子商务保持年均30%左右的增长,去年交易规模达到7.6万亿元,占全国进出口总额近三成。据测算,2020年全球跨境电商市场规模有望达到1万亿美元,跨境电商已成为国际贸易竞争新的制高点。“一带一路”覆盖65个国家、44亿人口,是巨大的市场。我国阿里巴巴、京东、苏宁等电商企业已有较强实力,应落实商务部“丝路电商”设想,支持电商平台走出去,与“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建立电子商务合作机制,真正实现“买全球,卖全球”。

四是壮大云计算大数据服务。当前,我国云计算已经铺就覆盖全球主要互联网市场的“普惠道路”,发展云计算大数据服务独具优势。应加快落实“数字丝绸之路”构想,推动“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在数据信息服务、互联网业务和国际通信业务领域的互联互通,积极拓展数据通信、存储、处理、软件开发等业务,打造云计算大数据产业集群。

五是拓展知识密集型服务贸易。研发设计、专利技术、工程咨询等资本技术高度密集,是服务贸易的高端领域,也是提升国家竞争力的重要环节。我国正在深入实施创新驱动战略,已经形成了一批发明专利、技术标准和核心知识产权,应当以更加积极的姿态融入“一带一路”创新网络,打造专业技术交易网络平台,发展面向沿线国家的技术转移、知识产权等技术服务贸易。

女士们,先生们!“一带一路”建设已经迈出坚实步伐,接下来是乘势而上、顺势而为,推动它行稳致远、继往开来。这就要凝聚各方智慧力量,“一带一路”国际智库成立恰逢其时。我们应当用好这个平台,争做思想的集聚地,汇集各国政要、商业领袖和学界精英,集思广益,碰撞思想的火花;争做政策的策划者,聚焦“五通”,围绕建设和平、繁荣、开放、创新、文明之路,把方向、出思路、提建议;争做沟通的新桥梁,与沿线国家和地区密切交流往来,讲好中国故事,传播中国声音,凝聚各方共识。我坚信,“一带一路”国际智库大有可为、大有作为,一定会为“一带一路”建设添上浓墨重彩的一笔!

本文转自:微信公众号“蓝迪国际智库”,作者:黄奇帆,中国社会科学院“一带一路”国际智库专家委员会副主席、原重庆市市长、十二届全国人大财政经济委员会副主任委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