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所在位置:首页 > 开放型经济
全球并购新趋势 ——“数据驱动”型并购

新型资产—数据资产时代的来临

在并购交易中,如果目标公司拥有的数据资产能够增加收购方的竞争优势,帮助收购方开发新产品,创造新收入来源,那么投资人通常将愿意为此类目标公司支付溢价。

全球大部分数据由“非科技”型传统企业掌握,而其中很多数据尚未转化为实际价值。2018年,传统公司将更加深入挖掘其所持有的数据的价值,刺激中等规模的科技企业并购活动的增长。

在适用于数据保护和监管的法规层面,欧盟颁布了《一般数据保护条例》(GDPR),中国也出台了《网络安全法》。相继出台的数据隐私权保护的法律将界定企业开发和利用数据的边界和限制。数据隐私权保护的法律正在日渐成为企业制定战略和设计交易架构的重要驱动因素。

“数据”作为受人青睐的新兴资产类别的出现,正在改变并购交易中的一些交易方式。

数据的估值:近期的数宗备受瞩目的并购交易中,拥有大量数据的目标公司的买价却大打折扣,这标志着传统交易估值方式的转变。随着收购方更加了解收购数据资产所含的相关风险,收购方也在调整对数据资产的估值方式,不断通过设计出创新性的解决方案,来以弥合买卖双方之间对于数据资产的估值差异,诸如:就付款方式而言,从简单的附条件分期支付方案,到更为复杂的收入分成支付安排。

数据的“暗面”:在包含重要数据资产的并购交易中,网络安全风险始终是尽调过程中的重要内容,尤其是在数据是目标公司核心业务的情况下。然而,影响广泛的隐患往往深藏于目标公司系统内部而不易察觉。因此,网络数据风险的尽调仍是收购方的一大关注点和挑战。

监管驱动因素:数据驱动型交易并不局限于传统数据行业的中心地区。哪里有高科技人才,投资人便会“闻风而动”,实施并购。对于收购方而言,这意味着需要投入更多的精力,以了解全新而且迥异的监管环境和市场操作模式。虽然欧洲和美国都收紧了数据保护的监管,但并未导致投资人涌向“监管宽松”的法域。因为监管措施成熟的法域往往同时也是科技人才集聚的中心,因此仍将不断吸引着投资。

界定所有权:对数据的持有方式并非总是以传统知识产权的所有权形式体现。因此,为了实现目标公司的数据的价值,交易文件必须确保收购方能够获得等同于所有权的数据权利。了解目标公司对数据究竟享有何种程度的权利至关重要——忽视这一点可能会导致交易执行中出现隐患。随着法律的演进,实现对购入数据的控制权和所有权的方式也将随之发展。

成功完成数据驱动型交易的建议

收购数据型公司的交易需要仔细筹划,确保在把握机遇的同时,能够对于数据相关的风险进行判断和把控。

管理风险:即便相似的数据业务,其面临的网络安全风险和反垄断合规态势也迥异。即便是最为谨慎的收购方,也可能出现百密一疏的情况,而在交易完成后发现其需要承担目标公司的历史遗留的数据责任和风险。即使收购方在交易价格和估值上考虑到了目标公司历史上可能存在的风险,这并不意味着收购方一定愿意就交割后所发现的目标公司的历史违规现象承担“整改”的责任。

关注尽调:收购方在尽调过程中同目标公司的管理团队的合作至关重要。收购方需要花时间了解目标公司的数据权利和所在地、梳理数据流向,并识别关键的数据处理步骤。此外,收购方需要制定严格的数据流程,确保从客户处获得数据权利的许可,并特别需要关注目标公司可能存在“发展第一、合规第二”的情况。

确保权利:收购方要求能够获得目标公司数据的价值的诉求,就意味着收购方需要获得能够在交易完成后按照其意图对数据的进行开发利用的权利。这需要收购方在事先对此进行仔细筹划,明确需要获得哪些对数据进行开发利用的权利。收购方应当核实所收购数据的相关权利的归属,并且根据实际情况制定交易文件,并不断关注关于数据所有权的法律的变化。同时,收购方可以考虑通过交割前计划和交割后计划,以及买价调整机制,来解决目标公司在数据权利方面的合规问题。

整合数据:在交易签约前,收购方需要尽早筹划交割后的数据整合事项。新系统和数据的交割后整合虽然是技术问题,但也需要考虑相关的法律层面的问题。收购方在收购后,需要确保法律团队和技术团队能够紧密配合,筹划过渡期安排。

激励人才:使用留任奖金和对价机制,以留任目标业务的创始人和核心员工,并保持人员创造力和奉献投入。收购方需要同目标公司的管理层密切配合,了解核心激励因素和未来目标,并优化调整对核心管理层和关键员工的激励制度。

来源:高伟绅律师事务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