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所在位置:首页 > 开放型经济
海外投资助力中国经济现代化

1、世界上只有两种产品,一个是中国人会做的,一个是中国人不会做的。只要是中国人会做了,价格就咔嚓一下子低80%,这就是为什么很多国家不让我们去获取先进技术的原因。

2、提高供给水平只有两条道路,第一条道路就是自我研发,第二条道路就是拿来主义,两者相辅相成,并不矛盾。

3、怎样才能避免修昔底德陷阱?一个最重要的抓手是中美经济要更加紧密地缠绕在一起。

中国已超过美国和欧盟成为全球第一制造业大国

制造业在世界当前的发展阶段,对很多国家来说还是支柱产业,而且制造业是非常广谱的。去年119日,习主席和特朗普见证了中投和高盛搞的中美制造业合作基金备忘录的签约仪式,目标是在包括制造业在内的宽泛的领域内寻求合作,我今天借这个机会汇报一点想法,题目是新时代、新挑战、新战略,创新对外投资方式,加快提升中国制造业水平。

中国在2008年前后制造业第一次超过了美国,2012年超过了欧盟总和,中国在量上是全球第一大制造业大国。有一篇文章叫《伟大的中国革命》,分析中国这个国家在35年以前人均GDP大概是南撒哈拉沙漠国家的1/3,成长到今天这么一个格局。

前两年社会上有个段子,全球第一大钢铁生产国是中国,第二大是河北,第三大是唐山,第四大是德国,美国是第六,但是第一是第六的8倍,中国同时生产60%的水泥和25%以上的汽车,这是传统产业。

科技创新依赖于体制机制的改革

在创新方面,中国也取得了非常大的进步,2015年中国第一次超过美国,成为全球第一大专利申请国,2017年中国的专利申请已经是美国的150%

我们的专利也是有一些鱼龙混杂的,不是每个都特别好。给大家讲一个好的,2016年中国的清华大学在美国申请的专利,获批的专利数排到第二,第一名是MIT,就是一个外国的大学在美国申请的专利超过了除了MIT之外的所有的美国大学,这是非常惊人的,也是很令人震撼的。

这一方面是中国科学的进步,科技人员的努力,另外一方面最根本的还是中国过去35年实行了经济体制改革,中国走上市场经济的道路,我们走的道路是比较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道路,因为走了这样一条道路我们实现了35年的连续增长,使得中国有了巨大的财富,有了钱才能搞科研,才有经费支持。

我们1992年去美国留学的时候,我离开清华时工资是78块钱,正好10美元,今天清华大学的经费在中国肯定是第一,在世界上我估计是前几名。第一是中国有钱了,第二更加根本的是市场经济体制加上资本市场的发展,解决了科研向生产力转化的机制,这是更加重要的。

2000年回国的时候,我们物理系的老师顾秉林做了清华的校长,他说中国怎么建美国的硅谷,我说硅谷就是科技+资本,他觉得我说的非常对,因为没有体制机制,解决不了科研向市场和产品转化的问题。一个人搞科研,可以是爱好,可以是情操比较高;13亿人搞创新只能靠体制机制。

未来中国消费市场潜力巨大

2018年中国有望成为全球最大的消费者市场,以前大家说按购买力评价来算可能早就超过美国,但是最近第一次大家认为中国有可能真正在消费实力上超过美国。从另一个角度来说,中国再往前走一段时间,借用一个西方的概念,中国中产阶级家庭人口有可能超过美国整个人口,这是在人类社会从来没有见过的一个增长和发展,可以说是前无古人,是不是后无来者,不知道,印度会不会实现同样的发展,有待观察,但是前无古人是一定的。

最近我们跟高盛的谈判过程也是非常艰苦的,因为最大的难点就是,尽管今天的世界是互联网时代,中美之间每天有30多班航班,哪怕是优秀的外资投行对中国的理解都是相对浮浅的,最大的难点是让他理解中国的消费者市场,中国的产业升级,中国的供给侧改革和中国未来的发展。最后一轮谈判的时候高盛第二资深的合伙人说了一句话,他说,我认识到中国故事将是几个世纪的故事。当时很让我受触动。

核心技术与发达国家相比还有差距

无疑,我们进入了一个新时代,但新时代也面临新挑战。以半导体存储芯片为例,2017年的水平我们与与日本和韩国的差距是12年,我们的研究员同事说是相差一个技术时代,实际上就是差一个生肖。每年中国所有的渔民捕捞的对虾正好换两架波音,我们在关键技术上没有谈判力还是非常痛苦的。

我有一个朋友做半导体器件的投资,他们投资的一个企业研制出一种传感器,前段时间他和我聊,说日本人倒过来买他的传感器,一般都是中国人买日本人的产品,他觉得很奇怪,后来一打听,日本市场也有类似的传感器,售价是2.4元,他说我卖2毛钱,我还有赚头。所以我们的重点技术突破以后,对我们产业的提升,对我们的谈判力和对世界的影响都是巨大的。

我经常说,世界上只有两种产品,一个是中国人会做的,一个是中国人不会做的,只要是中国人会做了,价格就咔嚓一下子低80%,这就是为什么很多国家不让我们去获取先进技术的原因,还是因为担心中国人的竞争力太强了,因为中国人民太勤劳了、太努力了,他有点受不了。当然我们也不能因为他们生气或者害怕就不努力。

中国的供给水平远低于市场需求

上面这张图(略)虽然很简单,可以基本帮我们厘清中国的供给侧改革的来龙去脉,这是过去20年三个地区(中国台湾、日本和中国大陆)人均摄入的卡路里的走势图,台湾和日本都是一路向下,一个是老龄化,一个是大家吃饭方面都注意了,不再胡吃海喝了。蓝色的曲线是20年中中国大陆的人均摄入的卡路里,一路向上,成功地超过了日本和台湾,还在继续往上走,说明我们改革开放成功了,我们终于吃饱了,这条曲线我们有充分理由相信它很快会掉头向下,为什么?我们也人口老龄化,我们也不再胡吃海喝了,中国的消费需求到了一个新的阶段。

我去年参加长沙马拉松比赛,跑了半马,3.7万人,每人至少一双跑鞋或者三双跑鞋。中国人民的消费能力确实上去了,本来日本做跑鞋的公司亚瑟士要倒闭了,中国人一跑步,救活了,中国人还救活了耐克等等一堆品牌。

今天的中国,不要说一线城市,就是佛山人民的生活跟发达国家的纽约、东京、伦敦都没什么太大差别,就是说我们的需求水平是国际接轨,但供给水平严重不足,我们在2015年人均劳动生产率相当于美国的1/14,这是国家统计局的数据,相当于全球平均水平40%(含所有非洲国家)。

我们总体的供给水平还是比较低的,因此需求水平这么高,供给水平这么低,要尽快提高供给水平,这就是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提高供给水平只有两条道路,第一条道路就是自我研发,第二条道路就是拿来主义,两者相辅相成,并不是互相矛盾的,自我研发的核心就是体制机制,体制机制中有很多东西,最重要的部分是加强多层次资本市场的建设。

对外投资要立足于国内市场需求

1979-2009年中国人均GDP增长178倍,人均储蓄增长1619倍,一方面大量财富的积累,与此同时,大量的中小企业找不到融资。贷款贷不着,在座的马蔚华行长非常聪明,搞了投贷联动,大部分银行是不敢给小企业贷款的,小企业发展好了,银行也只能拿那么一点利息,发展不好就是不良贷款,不符合经济规律。只有成长性的股权性投资,资本市场才比较合理的支持创新。我们加快多层次资本市场的建设,既能支持创新,又能化解金融风险和潜在的危机,因为大量的资金在社会游荡容易形成投资的泡沫。

中国的对外投资正在发生深刻的变化,我前段时间在清华组织了一个系列讲座,请了鼎晖的吴总去讲,他说中国企业参与全球竞争,现在是一个全球舞台了,足球场,你就踢后半场,只在你家门口踢,你赢球吗?不能,顶多踢平。因为现在已经是全球市场了,你必须到前场去踢,这个比喻是很深刻的。另外一个原因,我们改革开放30年来积累了大量的财富,我们完全可以把它用好,发挥四两拨千斤的作用,何乐而不为,日本实行现代化过程中一部分也是靠收购。中国十几年对外投资翻了很多倍,但是出了很多问题,最大的问题就是很多人只是把它当成一个财务投资,没有想办法跟中国经济结合,还有很多其他的因素在里面,没有时间讲。

中国从2015年来对外投资发生了很大的变化,这张图前三位高科技、制造业、消费类,说明大家原来海外投资都是想出去投一投,挣点钱,或者以为到处是蓝海,结果出去发现到处都是坑。现在发现出去投资之后带回来推动产业的升级,只有在这个过程中才能成就自我。从海外投资热点的转移可以看到中国经济本身的转型,原来是简单粗暴出口加工,后来转化成为一个支持本国的内需增长和产业升级的模式,这是一个深刻的变化。

最近有一本关于中国企业海外并购受挫原因分析的书,请我写序,我写了一篇,题目叫《在不确定的世界寻找确定性》,大致的意思是,今天的世界如此不确定,中国人去海外投资就更加不确定,唯一能确定的就是中国是世界上增长最快的消费者市场,你是一个中国人,跟它结合,可以寻找到你的确定性。

海外并购有助于中国制造业转型和产业升级

今天正好在佛山,提一下库卡,刚才库卡的CEO也讲到。前段时间在佛山座谈的时候,美的的战略发展总监跟我讲,代表他们老板感谢我一下,为什么呢?前几年我来顺德那次讲座的时候,他们老板听了我的讲座,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