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所在位置: 首页 > 职能处室 > 服务业处
生产性服务业发展新模式成为新经济增长点

导读:近年来生产性服务业涌现出业态创新型发展、“互联网+”型发展、外包定制型发展、园区配套型发展、专门区域型发展五种新模式。《加快发展生产性服务业:迈向制造强国的战略支撑》认为,这些发展模式都是基于传统生产性服务业的大步跃迁,既符合事物发展变化的普遍规律,也凝结着新产业革命、新技术革命的丰硕成果。

生产性服务业因具有产业融合度高、创新活跃、涉及面广、带动作用强等特点,逐渐成为推动产业结构调整升级的重要力量,也成为现代全球产业竞争的战略制高点。在经济进入新常态下,随着制造业转型升级和新兴产业大量涌现,生产性服务业呈现出创新涌动的势头,许多企业勇于探索并实践出多种发展模式。

那么,这些新模式有何特点?对生产性服务业有何促进作用?哪种模式更适合当前经济发展的态势?近日中国民营经济研究会发布的研究报告《加快发展生产性服务业:迈向制造强国的战略支撑》(以下简称“报告”),采用理论和案例相结合的方式,对生产性服务业发展的新模式进行了详细介绍。

一、新常态下生产性服务业发展模式呈现新特点

创新是中国经济发展的不竭动力,对生产性服务业亦然。对于近年来生产性服务业涌现的新模式,报告认为,这些发展模式都是基于传统生产性服务业的大步跃迁,既符合事物发展变化的普遍规律,也凝结着新产业革命、新技术革命的丰硕成果。报告将这些新模式概括为五种。

一是业态创新型发展模式。全面深化改革催生着经济发展中的“新元素”异军突起,带动原有的生产性服务业不断升级,在业态层面纷纷从产业链低端向高端攀升。例如常见的货物运输企业发展成为第三方或第四方物流企业,单纯做代理记账的公司发展成为综合型财务顾问公司,原先拥有一般性人力资源信息的公司发展成为人才猎头公司等。

“浙江制造”近年来加快向“微笑曲线”两端延伸,转型升级趋势向好,其动力支撑之一也是重视发展研发设计、信息服务、文化创意、金融投资等生产性服务业,尤其是研发设计向“中高端水平”大幅度创新提升,仅2015年就新增国家级工业设计中心3家,省级工业设计中心已达到150家,大大改变了原先低端而又散弱的业态面貌。

二是“互联网+”型发展模式。依靠互联网、物联网以及大数据技术、云计算等,一些生产性服务业企业率先布局,成为全国乃至全球化企业。

例如,伴随PC互联网、移动互联网发展起来的顺丰、圆通、申通等快递企业完成全国布局后,已开始向全球输出服务;一些生产性服务业企业则构建和扩展服务框架,高效整合内外资源,将市场价值最大化。例如第四方物流,就是凭借信息技术和互联网向第一方、第二方、第三方物流提供规划、咨询、信息咨询、供应链管理等服务,而自己并不实际承担具体的物流运作活动。

三是外包定制型发展模式。有些生产性服务业企业将服务触角延伸到制造企业研发设计外包、信息管理外包、人力资源培训外包、产品销售外包等,根据制造企业的需要提供各种定制化服务。

例如华为集团,随着企业的业务增多、规模扩大、员工增加,便委托IBM研究提出信息化解决方案,由此提高企业管理水平,同时还找到了新的商机。现在,为众多企业包括制造企业提供信息化解决方案,已成为华为集团三大主打业务之一。2015年,这部分信息化业务的营业收入为276亿元,同比增长高达43.8%。

四是园区配套型发展模式。在一些经济技术开发区、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等地,生产性服务业配套发展被定义为软件建设而日益获得重视,例如科技研发服务、金融服务、创业孵化服务、工业设计与创意设计服务、技术转移服务、检验检测服务、知识产权服务、软件和信息化服务、人才培训服务、商务服务、物流服务等。

目前,许多地方政府已建立“苗圃—孵化器—加速器—专业工业园”的新兴产业孵化培育发展体系,利用“退二进三”“退三优三”政策收储厂房或新建办公楼宇,建立众创空间,引进生产性服务业企业,为搞好园区建设提供良好服务。

五是专门区域型发展模式。一些地区政府直接以发展某一类生产性服务业为主进行规划、设计和建设,专业化色彩浓郁。例如建立以港口为中心的临港物流园,以机场为中心的空港物流园、金融商务区、企业总部基地等,其中比较知名的有上海陆家嘴金融商务服务区和洋山港物流园区、北京中央商务区等。这些以生产性服务业为主的区域,有的被国家批准建设自由贸易园区,作为中国对外开放的新窗口;更多的则为市场需求内生形成,在政府规划引导下发展成为某一类生产性服务业的专业园区。

二、打造基础设施平台为制造业提供有力支撑

除去上文提到的新常态下发展生产性服务业的几种新模式,报告还提出了一种综合性、多功能的发展模式——生产性服务业基础设施平台。

生产性服务业基础设施平台相对于上述几种新模式,更具综合性、兼容性、创造力,可分为硬件和软件两大部分。硬件部分是指各种生产系统、网络、设施、设备、场地等,软件部分则指云计算、大数据、供应链关系、诚信、标准化、规划化体系等。两者有机统一,构成开放共享平台,为整个生产性服务业提供链接分享、提升发展,进而推动制造业与生产性服务业融合共生,并产生新的业态和商业模式等。

从报告中可以看出,物流业是目前制约生产性服务业发展的最大短板,尤其是占整个物流运力75%的公路物流。由于中国公路网没有形成系统,例如信息指挥系统、安全保障系统和诚信维护系统等,人和公路、公路和公路、公路和铁路、公路和水运、公路和航空等都做不到互联互通,致使整个公路物流效率低下、水平低下。

因此,如果要想打造生产性服务业基础设施平台,就必须从整合物流业入手。报告以国内较早涉足物流业且发展较成熟的浙江传化集团为案例,分析了生产性服务业基础设施平台建设对制造业的支撑作用。

报告指出,以化工起家的浙江传化集团在自身企业的经营实践中感受到中国物流业的“小、散、乱、弱、差”及其对制造企业的拖累。自2002年起,传化集团从建设公路港起步,开始进入生产性服务业的基础设施平台建设,逐渐形成“跨地区、跨经济带、跨城市群、跨各种运输方式”的全国化公路港“四跨”网络,到目前为止,已为制造业企业等各类物流客户群体搭建起一个开放共享的基础设施平台。

报告中的数据显示,传化公路港每年完成总货值近5万亿元,运输总费用超2000亿元,公路运输货运吞吐量近3亿吨的物流业务交易,累计贡献税收总额超过30亿元。为超过200万辆卡车和卡车司机、3万家以上的物流企业、20万家以上的货主企业提供服务;集约化的公路港经营模式,较之分散的物流经营模式,可节约土地资源10倍以上;每年减少货运车辆空载行驶里程超过3.9亿公里,节约柴油5900多万升,减少二氧化碳排放19.2万吨。

从传化集团的案例可以看出,基础设施平台的打造提高了运输效率,节约了成本,为制造业提供了有力的支撑。同时,报告指出,基础设施平台模式正在成为中国许多城市新的经济增长点。

报告认为,此案例还为加快生产性服务业提供了四点启示:第一,企业家作为市场经济中的“稀缺资源”,关键在于其市场直觉、敏锐度超越常人。实践证明,大凡走在时代变迁前沿的企业,往往都是善于发现并有效满足时代紧缺需求的领先企业。第二,创建生产性服务业基础设施平台的本质,是一种价值发现和价值创造。第三,任何发展模式只有符合结构调整方向,才能站得住、行得远。第四,作为迈向制造强国的战略支撑,生产性服务业应当在形成适合大中小企业以及各类创业主体(包括个人)生存发展的良好生态群落方面有所助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