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所在位置:首页 > 开放型经济
全球治理——中国的历史选择与大国担当

核心提示

今天的世界格局正在发生着深刻而又深远的变革。自工业革命以来,世界格局正在发生着一次次重大的转折。

 

随着2008年金融危机的爆发以及民粹主义的崛起,西方强权已经光耀不在,旧的全球秩序也同样岌岌可危,而中国、以中国为首的新兴大国正在如同旭日东升般的强势崛起,面对着错综复杂的国际形势以及前途未卜的全球化趋势,处在时代浪潮之间的青年应当以怎样的心态,具备怎样的视野,掌握怎样的技能,装备怎样的思维呢?当下的中国与中国青年又应该做出怎样的历史选择,承担什么样的国家大任呢?


今天我们讲的题目是全球治理

为什么讲这个题目呢?因为现在中国的这个国际地位不断的提高,就是我们的分量越来越重,那么在这种情况下,中国作为一个大国,应该怎么样来认识这个世界,怎么样来参与对这个世界事务的管理,我觉得对我们年轻朋友们来说特别重要。

所以我想讲三个部分吧,第一个我们怎么来认识我们现在生活的世界和时代;第二个,讲讲中国自身的发展与参与全球治理的关系;第三个转到年轻朋友们,对年轻朋友们提几点希望。

 

全球秩序的三个不变



我们来看这个世界,我觉得要看它的主要方面,我把它归纳成三个不变和三个变化,我觉得第一个就是说世界发展的这个趋势不会改变,"历史不会终结"什么意思呢?

大家记得冷战结束的时候,美国有一个学者,很有名的日裔美籍的著名学者弗朗西斯·福山,他说了既然前苏联这个共产主义制度也被打败了,那么世界上唯一剩下来的就是美国的政治制度,所以他说关于政治制度这个讨论就不必再讨论了。美国的政治制度,它的体制机制就是历史的终结。

历史终结了,是吧,人还会往前发展,但政治制度已经没有什么可以争论的了,后来他自己承认这个是错了。世界还在发展,这个世界的多极化、经济的全球化都在向前发展。

第二点是中国的发展和发展中国家集体的崛起也好,发展这个趋势不可阻挡。就不管发达国家或者原来的世界上占主导地位的国家,包括美国,怎么想,这个世界已经变了,中国的发展不可阻挡。1977年、78年我们开始改革开放,那个时候我们的人均GDP只有两百美元左右,可能还不到两百美元,那么前两年已经超过8000美元了,超过8000美元了。而且中央定的第一个百年的目标,到2020年我们人均的GDP要在2010年的基础上翻一翻,这个含义是什么呢?

这个含义是什么呢,也就是说到2020年中国人均的GDP会超过12000美元,肯定还会多。那为什么这是一个,这个数字有意义呢?世界银行曾经对世界所有的国家做了一个分类,高收入国家有70多个,它的最低底线人均GDP12400多美元。那么也就是说到2020年中国的发展会把中国推进到高收入国家的行列,也就是说,我们可以顺利地跨越所谓"中等收入陷阱"

当然我们自己,我们不会讲我们是发达国家,因为人均收入12千多(美元)也不算多,人家3万多(美元),4万多(美元)有的是。而且我们从政治上来说我们政治身份,国家的政治身份认定,我们就是发展中国家。这是第二个不会变。

第三个不会变的,就是说二战以后国际社会建立起来的一套制度国际制度国际体系还会延续下去,这个国际体系是以联合国为核心的集体安全体系,对吧。以布雷顿森林体系为核心的国际金融体系,以WTO(世界贸易组织)为核心的世界贸易体系等等。

当然,这些体系你说它是不是完全符合各国的利益也未必,因为它毕竟是二战以后以美国为首建立起来的,但经过这70多年的发展,尤其是像中国、印度、巴西这些国家发展起来以后积极的参与,这个体系在不断地完善。

 

全球秩序的三个变化

 

什么变了呢?也有三个,当然不止三个了,我就举三个方面的变。

首先最大的变化现在是美国的变化,美国人在变,美国人为什么变呢?他们变什么呢?

最新一轮全球化开始的时候,主要推动力量是美国。美国有个说法,它说Globalization is Americanization,你想想全球化就是美国化,就说我要让美国的资本来打开整个世界,让世界变成一个美国可以自由进入的市场,这是它的目标。

经过这几十年的发展,五六十年的发展,美国确实获利很多,毫无疑问美国获利最大。但是全球化它毕竟是一个涉及各个国家共同参与的一个过程,新兴经济体、特别是中国适应了这种变化,学会了在海水里面游泳,我们也发展起来了。

这个让美国人没想到,它觉得怎么回事,我们现在像中国、巴西、印度,这些国家发展得很快,尤其是中国一下子变成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了,第一大制造业大国,第一大货物贸易这个大国。就很多地方都变成第一了。

那么在这种情况下,美国人觉得全球化脱离了美国化的轨道,但怎么办呢,它就要改变游戏规则。

因为全球化,全球治理说到底是规则之间的,规则的竞争,谁能制定规则,谁就能领导这个世界。

第二个变化,就是经济全球化的指导思想在变化,经济全球化过去几十年的指导思想是什么呢?叫经济新自由主义(neo-liberalism),经济的新自由主义什么特征呢?就是彻底的市场化、私有化、资本化,也就是说它不要政府的干预。这是从里根、撒切尔那个时代开始的,不要管制。

银行不要管它,它愿意多少杠杆就多少杠杆,愿意多少风险的资产,怎么包装就加上去包装,它认为这个可以促进经济的发展。这个经济新自由主义害死人啊。美国人芝加哥大学的经济学派、哈佛大学的经济学都是非常有影响力的,就给戈尔巴乔夫,当时苏联垮台的时候,就是哈佛大学那批教授,给的就是这个药方,休克疗法,彻底的私有化,什么也不要管是吧,国有企业全部私有化,让资本自由的进入。

 

2008年的国际世界金融危机给美国人当头一棒,你不是放松金融监管吗?你不是可以自由放任吗?让银行想干什么就干什么吗?2008年以后大家发现不行了,这个指导思想没有了,怎么办呢?总得有指导思想,于是大家就把目光转向中国,还只有中国经济还在继续发展,我们就09年经济有一些下降。

2008年底、2009年初很快就恢复,但是确实中国的发展模式、中国的发展道路,把市场跟政府这两个手我们叫visible hand and invisible hand,两手都抓起来,只有中国,而且只有在中国共产党的坚强领导下,这个政治体制的保障下才能实现。

 

这就我下面要讲的第三个变化,全球化出了问题。现在会出现逆全球化、反全球化呢?它是因为全球化中间确实有我们叫赢者和输者,winners and losers,为什么会有这个问题呢?

实际上就是马克思讲的这个资本跟劳动之间的矛盾。资本和劳动之间的矛盾,就是说这个资本的收益,就你有钱去投资,你的回报要远远超过你只能提供劳动力的这些人群。不光是马克思,2015年大家记得法国有个经济学家托马斯·皮凯蒂(Thomas Piketty)写了本《21世纪资本论》,我们知道他用大量的数据来证明这上百年来主要发达国家资本收益远远要超过劳动收益。

这就表明什么呢?就是说贫富差距在日益扩大,美国已经很清楚了,1%的人群掌握着40%的国家的财富。就是财富向少数人,什么人呢?有资本有钱有技术集中。我看最近有个统计数字啊,像美国的工人,它因为中低端产业由于全球化生产链转移了,这个很正常,所以特朗普(Trump)不是说中国夺走了他们的工作?不是中国夺走了他们的工作,必须要生产链的转移,现在中国自己生产链也要转移出去了。

尽管中国国内贫富差距还是存在,但已经做得最好了。你想中国政府过去几十年来一直把农村农民放在第一位,把脱贫放在第一位。大家看到我说过去30年,30多年中国脱贫人口达到了7亿多人,脱离贫困,也就是说全世界联合国千年发展目标里面所规定的减贫目标80%是中国人实现的。就是离开了中国,联合国的脱贫目标就基本上等于空谈。所以这就是三个大的变化。我觉得我们要对于我们认识世界有这几大变化,这几个不变,这是我们就有那个大的框架。

 

中国参与全球治理的溯源

 

我们讲中国参与全球治理。1970年代以前,我们确实游离在体系之外,或者被排挤在体系之外,1970年代开始中美建交中日建交,我们重新返回联合国,加入了所有的国际组织,现在国际组织很多领导人都是中国人了,很受欢迎。那么在这种情况下,中国参与全球治理,也就是说参与全球事务的管理是必然。

我给大家举几个时间的节点,说明一些问题。大家可能第一个会想到的是2008年,你看中国举办奥运会,85个国家元首,当时我是管外事的,有85个国家的国家元首政府首脑来参加奥运会,当时安保工作非常的紧张,但是你可以想象,但历史上没有过这种情况。但其实2008年最重要的是金融危机,金融危机中中国的表现可圈可点。

 

谁来讨论,哪个平台可以用来讨论和解决金融危机?想到了G20,这个20国集团当时还不是这么辉煌的一个组织。它是亚洲金融危机以后,1999年建立起来的一个部长级的论坛,就像我们这样的这个论坛,每年开一次会,大家喝杯茶,讨论讨论。当然部长们比较重要,就是财政部长和中央央行的行长,两个长。

但是G20的好处在于它的组成很平衡,发达国家发展中国家刚好一家一半,而且主要经济体都在里面。这种情况下呢,美国英国就提议了,说我们用G20,部长级当然不行了,部长这个水平跟级别都不够了,需要元首出面,就提高到峰会的,什么叫峰会summit,就是领导人出席的。

2008年时1115号第一次开峰会,这是真正的中国和其他主要发展中国家,以平等的身份参与了全球经济事务的管理转折点。美国人的会场,它比较简单,它就是一个大圆桌,每一个方向摆着中国、印度、美国这个名牌,根据英文字母顺序排了是吧,否则有问题了,谁排先谁排后,它是按照英文字母排序嘛。当时印度的总理,不是现在莫迪,是辛格。上面盘着一个大的布块的那个总理,他是经济学家。他当时进了会场,很感叹,我们都在旁边听见了,他用英文讲了,意思就是说我们终于坐到主桌上,坐到主桌上了,很能说明问题。

 

我们当时心情也很激动,就是中国坐到主桌上了,虽然来得比较迟,但是这个时刻是来到了。当时20国集团讨论的主要问题就是如何应对金融危机。这个时候中国就起了主要的作用,为什么呢?第一个,你对市场要有信心是吧?美国的债券你还不能抛了。第二个,大家都决定银行都不贷款了,资金都没有了,都断了,靠政府,政府要采取大规模的刺激经济的措施,各国都这样做。中国第一个4万亿人民币,大家还记得4万亿,但这个4万亿现在有很多说法,说4万亿投资怎么样,怎么后遗症,但当时来说各国一起来采取刺激经济的措施,确实给了市场一个信心。

 

第一次峰会中国带的头,当时不是每年开峰会,当时就是不断地开,11月开完,英国说我来开第二次会议,093月底4月初在伦敦开会。为什么又要开会了呢?这个金融危机并没有被遏制住,而且很多欧洲国家面临国家破产的危险,希腊这些国家要破产。

大家如果学习金融的话就知道这个,在一个国家要破产的时候,国际制度的设计是由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来贷款,那么当时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有多少救助的钱呢?3000多亿美元,但大家想3000多亿美元还不少呢。3000多亿美元救一个国家可能可以,救两三个就不行了,那怎么办呢?你一定要扩大这个资金的职责是吧!

 

那好,英国人定了一个目标说,我们要增加5000亿美元,达到8000多亿美元或者1万亿美元。5000亿美元目标定下来了。谁出钱呢?谁也不愿意出钱,大家都说没钱,都说我很困难都没钱了。美国人说我金融都要垮台了,我也没钱。谁都没钱,那么英国人就说who has deep pocket,口袋很深,谁有深的口袋呢,你摸摸看,这个人肯定有钱的。你口袋深装钱的嘛。

中国有deep pocketChina has a deep pocket,所以他来真地恳请中国,从领导人到各个层面,说中国你带个头,那么中国对全球化也有个认识过程。

我讲这个故事给大家,讲为什么我们对全球化有个认识过程呢?就当时无论是领导还是老百姓就有一种想法说,虽然我们中国人是有点钱,外汇储备比较多,那凭什么让我们老百姓辛辛苦苦挣来的钱要去救一个外国,而且这些国家的人均GDP比我们还高,凭什么?这个问题很难回答,凭什么?第二个问题就是说你去救了以后这些钱还拿得回来拿不回来。两个问题大家想一想应该怎么回答。

大家讨论首先就是要讨论对全球化的认识,就是说中国在世界经济中是处于什么样一种地位,中国经济其实跟世界各国的经济已经紧密地联系在一起,外向型经济嘛。

我们的对外贸易是我们经济的主要推动力量,也就是说你是靠这个体系在发展自己的,如果这个国际经济体系因为国家的破产,经济体系崩溃了,贸易体系也不转了,那么损失的是谁?

 

中国损失可能最大。所以大家有个认识,就是说救了这些国家救了这个国际体系也就是救中国自己。我们说的好听一点,就是说中国的利益跟国际社会的利益它是一致的。有了这个思想认识以后,思想统一了,中央决定,所以我们可以出不多于(增加额的)10%。中国已经很慷慨了,5000亿美元嘛,中国我出500亿美元,只要不多于500亿美元就可以,还是很重要的一个承诺。当然这个钱会不会打水漂的问题是中国人民银行来解决,他们很聪明,说这个钱你承诺了以后,如果需要可以去购买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债券,这个债券没有问题,那么我们就承诺了。

承诺了以后,本来这个消息要到伦敦开峰会的时候再宣布的,英国人迫不及待,在北京听到这个消息,回到伦敦,他们就宣布了,我们也没同意,他们就宣布了。说中国人如何如何如何,希望大家向中国学习啊。

最后它的结果呢,就是伦敦峰会筹集了一万一千亿美元,大家学经济的这个年轻朋友们可能知道,这个市场是靠预期来运作,就不一定你把一万一千亿美元就堆在那,大家看了这个钱说我有信心了。你只要知道国际货币基金有足够的资金,有足够的弹药,市场就踏实了,那希腊不会垮台,是吧。英国也不会垮台,谁也不会垮台。

所以希腊发的债券利率就马上往下降,它可以发债了,发了债就可以还旧债,它就又可以延续下去,生命得到了延续,它可以延续下去了,危机就得到了缓解,危机得到缓解,又是中国带的头。那所以有些人说中国是不是在引领全球治理,其实2008年就已经开始了。

2009年到了秋天又要开会了,美国人说还要开会,这个金融危机没解决,当时中国就得考虑这个制度问题,就是说全球治理这个体系的改革,啊中国的发言权的增加,光让我们出力,你没有发言权,发言权很少不行。那么首先改革什么呢?就改革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和世界银行的份额,这两个组织它不是一人一票,不是说你想占有多少股份,它是一个股份性质的公司,一个组织,它是分配给你的,你想多拿股份也不行的。它是怎么设计的呢?就是说这个组织重大决定必须有85%的权重投票来决定。我们中国占了多少呢?3.9%。美国人百分之十七点几,所以他有一票否决。百分之八十五,你简单一算,只要他说不同意的,你都做不到吗?

 

那当时要改革呢是很小的,就调整这个份额,说讨论来讨论去,说调整5%吧。就是从发达国家割让5%的份额给发展中国家,主要给中国。就中国现在百分之六点几,已经是第三大股东了,美国、日本、中国,第三大股东。但是欧洲集体,它是一个,如果你把欧洲欧盟国家集中起来,讲它百分之三十几了,单独的没有,而且这些份额都是欧洲国家让出来的,因为欧洲国家确实太多了,给了中国。就是这个小小的改革决定200920国集团领导人同意的,2010年国际货币基金作出了决定,到2015年年底美国国会才批准,很难的。

 

G20的领导人确定今后G20就是全球治理的首要平台,讲的比较好听一点就是首要平台。就是你是主要处理经济事务的这么一个组织,我把它比作了经济指导委员会,因为它不是安理会,安理会管政治管军事。管经济,G20。但是G20后来几年的发展也受到地缘政治的影响,大国之间的并没有很团结,所以G20的作用开始有所下降,一直到中国去年当主席才又开始起来。所以我讲中国参与2003年、2008年、2009年后面,就可以跳到2016年中国主办20国集团杭州峰会。

 

人类命运共同体与"一带一路"倡议



然后再是今年我们两件事情,2016年初总书记到达沃斯去讲我们要建立人类命运共同体。

怎么解决全球化问题啊?要有个目标就是建设建立,大家共同来建设共同来建立人类命运共同体。如果我们命运都相同了,有什么矛盾不能解决?

2017年)"一带一路"峰会又重新确立了这些思想,中国参与,我讲这些时间节点来说明中国参与全球治理逐步的深入。

 

现在我觉得已经形成了中国对全球治理的一些系统性的思想,这是党的十八大以来习近平总书记提出来的,在各个阶段提出来的一些思想,现在你把它串起来,它就体现了。因为我是研究这个问题,我用一个词儿就是中国新的天下观。中国人讲,家国情怀、家国天下,我们有一种天下的观,也就是说世界观。

我给大家讲一讲几个要素,你们看一下,十八大完了以后,2013年,第二年习主席就提出来“一带一路”的倡议,这个“一带一路”的倡议我们从这次峰会就可以看出来,是一个非常庞大的涉及政治、经济、文化各个领域的互联互通。

要搞发展战略对接,要搞文明的融合,非常庞大的一个国际合作的模式或者计划。它超越了以往任何的国际合作模式。全新的,没有意识形态的分割,没有贫富差距的分割。

 

中国在这期间还提出了一个思想,习总书记也提出了一个,叫我们要建立"全球伙伴关系网络"

总书记提出了在2016G20峰会上特别强调的,要重视发展问题,重视宏观经济政策的协调问题。重视发展问题这一条非常重要,体现了中国发展中国家这种胸怀和政治立场。因为我们现在所出现的所有问题,其实它的根源都是经济上,而且它的最根本的问题就是说世界上有富国有穷国,有富人有穷人,它一定有问题的,它会有矛盾,这个矛盾发达国家一直不给重视。

我们从很早以前就提,说国际社会要重视发展的问题,我们提得很明确,就是说这个世界经济要可持续发展,如果没有一大批发展中国家都发展起来,不可能实现,而且会有很多根本性的矛盾,恐怖主义也好,极端主义也好,等等,难民问题也好,都是这种在这样一种土壤中产生的。

这个发展问题去年第一次写入了G20领导人的公报,作为一个重要的问题要解决;而且中国提出了一个具体的方案,就"一带一路"基础设施。你看看地图里面就知道中国这个东亚East-Asia圈,跟欧洲这个圈连起来,"六大经济走廊",这个走廊上面的国家都是一些发展中国家,不发达。你要通过这个倡议把这些发展中国家都带动起来都发展起来,这个世界是个什么模样?不仅世界和平可以共享,世界上很多难题可以解决,世界经济可以可持续发展,这是我们提的又一个思想。

中国是一个大国,大国是要负起责任来的,需要我们提供思想的时候,我们需要提供思想,需要我们提供方案的时候,你就要提供方案,需要你去当志愿者,你就去当志愿者。大国担当,大国责任。我觉得我们现在已经有了。

 来源:117共青团中央微信公众号。作者:何亚非,曾任外交部副部长、国务院侨办副主任等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