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所在位置: 首页 > 职能处室 > 外经处
美元该升还是贬?

316日美联储宣布宣布将联邦基金利率提高25个基点,从0.5%0.75%提升至0.75%1%,这是继2008年金融危机以来的第三次加息,也是201612月加息25个基点之后,时隔三个月,再次加息25个基点。

 

出乎市场意料的是美元加息之后,黄金当日反而上涨0.53%,涨至1226.1美元/盎司,股市、大宗商品纷纷上涨。很多人开玩笑说多年的财经金融学都白学了。

 

美元加息对经济方方面面的影响到底是好还是坏,不止令市场琢磨不透,恐怕就连美国总统也很难全面预测得到。

 

据《赫芬顿邮报》报道,美国总统特朗普最近曾在半夜3点给已去职的国家安全顾问迈克尔·弗林打电话,问他美元走强还是走弱对美国经济更好。不过面对这一复杂多变的问题,弗林并没有直接给予特朗普答案,而是建议特朗普去咨询更为专业的经济学家。

 

可见特朗普在面对美元升贬问题上也充满了困惑,同时也变相说明了汇率的复杂性,不能单纯的用好与坏来衡量,它牵扯着经济的方方面面,而这些面又不是同向的。

 

美国需要的是强势美元还是弱势美元,这要视情况而定。汇率不仅仅是汇率本身,它与GDP、房价、货币、通胀等多个变量的关系错综复杂。在不同的时点,哪一面对这个国家更重要?为了什么可以舍弃什么?

 

 1 

美元汇率的多方逻辑

 

1971年布雷顿森林体系的崩溃,标志着美元与黄金脱钩成为纯粹的信用货币,货币、信用对经济的影响越来越持续、直接。

 

房地产向来是各国最货币融资最重要的抵押品,这就导致货币、信用等金融因素,通过房地产等资产价格变化,影响产出和经济。

 

整个输出链条是这样传导的,货币、信用条件紧缩就会导致房地产等资产价格下跌,从而抵押品的价值就会减少。这时候相同的资产抵押物得到的贷款就会减少,银行的信用就会收缩,企业能拿到的贷款就会减少,经济增长自然会受到影响。

 

进入到21世纪,美国以房地产、金融业为代表的虚拟经济过度发展,被视为夕阳行业的制造业占GDP得比重越来越少。

 

因为房地产的过度繁荣,很多家庭从房产升值中获益,百姓获得的资产收入是劳动收入的六倍多。房价的持续上涨,大大刺激了银行贷款的积极性。

 

根据纽约时报当时的报道,从1998-2007年,美国银行、花旗银行、摩根大通、美联银行和富国银行五大美国银行的总资产从2.02万亿美元上升到6.8万亿美元,增长了三倍多。

 

直到2008年次贷危机的爆发,资产泡沫的破裂让美国意识到实体经济的重要性。2009年时任美国总统的奥巴马提出重振美国制造业的战略棋局。所有虚拟资产的繁荣都得以实体经济为前提,要不然就是在沙滩上建房子。

 

在这样的大背景下,美国就需要弱势美元的支持,这也是为什么在2009年到2013年间美国逼迫人民币升值的主要原因。

 

200911月份奥巴马在美国经济复苏咨询委员会上公开表示,要降低美国金融业的比例,增加美国的出口,发展包括中低端传统船业和制造业在内的各种经济类型,从而使美国经济建立在岩石上而不是沙滩上。

 

美国轮番QE大放水,同时多次降低联邦基准利率,辅以弱势美元政策。目标就是要发展实体,提振美国经济。

 

玻璃大王曹德旺也曾震惊于美国重振制造业的决心,他在美国建造的厂房,占地面积14.83万平方米,花了1500万美元,而美国政府给了福耀1600万美元的补贴,相当于建厂没有花钱。

 

为了刺激实体经济的复苏,美元宽松的货币政策、低利率一直持续到2013年底。

 

 2 

特朗普能否实现多项政策目标

 

特朗普上台以后很多政策都和奥巴马背道而驰,但对实体的支持,却是二人少有的高度统一。

 

特朗普经济政策着眼于增加国内、中低端就业。以振兴实业为政策之道,以贸易壁垒、放松监管为应变之术,通过独立能源供给政策保证美国中期的竞争力。

 

而实施这些政策的主要逻辑就是:第一、改革移民政策,减少移民劳动力的供给,增加本国人民的就业机会;第二、振兴美国本土制造业为代表的实业。

 

特朗普为此展开了以下几个行动:

 

 投资5500亿美元,大搞基建,为国内创造需求;

通过贸易壁垒和贸易保护减少进口;

 通过减税政策增加国内供给;

 放松金融监管,引导海外美元回流本土。

 

但是这些政策又是相悖的,美元的回流需要建立在强势美元的基础之上,这样就会对本国出口型企业带来损害,而大搞基建货币政策就不可能收缩。贸易保护政策又影响企业通过全球贸易减轻货币升值的压力,但强势美元显然有悖于创造新增就业的政策目标。所以特朗普面对错综发杂的局面也一时犯了难。

 

而美联储前主席格林斯潘也证实了特朗普政策的矛盾性,他表示,特朗普提出的财政计划是美国财政所无法负担的,除非重回金本位制度。如果不这样根本不可能大规模搞基建,因为会使债务占GDP的比重达到三位数以上。

 

历史上的美国在上个世纪70年代就面临着同样的境况,美国经济当时一度低迷,为了刺激经济,不惜实施扩张性的财政政策,然而过度的支出却破坏了美国金融体系的稳定。为了应对通货膨胀美国不得不启动加息,结果却导致经济再度衰退。

 

而这次面对全球化以来多国复杂的经济形势,美国是否会重蹈覆辙呢。怪不得特朗普在强势美元与弱势美元二者之间举棋不定。

 

 3 

强势美元的好处

 

在美元是否加息的判断中,很多人觉得美元走强会给美国带来沉重的债务负担,因为美国背负巨大的债务。但是美元升值带来的好处并不比美元贬值带来的好处少。

 

美元阶段性的强势,不仅可以稳固美元的国际货币霸主地位,还可以给美国带来收割别国羊毛的机会。

 

美元作为国际间的结算货币,如果美元强势,任意一个国家都会更愿意把美元作为储备货币。

 

美元储备货币占比与美元指数保持着高度的正相关

 

从过往经来看,美元在国际储备中的份额,与美元汇率走势保持着高度的正相关。从上图中可以看得出来,每一次美元指数上涨期间,相应的美元储备货币占比就会增高,2008年和2014年皆是比较明显的时间节点。美元储备货币增多,美国就可以向别国收取更多的铸币税。

 

同时,每一次的加息,美国的企业都会借此时机获得廉价的海外融资,开展全球资产的收购狂潮。

 

 4 

弱势美元的好处

 

特朗普在接受采访时曾表示强势美元正在将我们推入深渊的言论

 

从贸易角度来讲,一国货币走弱会增加本国出口、抑制进口,提高本国产品竞争力,持续的贸易顺差可以提振本国的经济。这与美国重振实体经济的政策目标是相吻合的。

 

弱势美元带来的美元贬值,还可以减轻美国的债务压力,美元的贬值会使这部分债务大大缩水。所以,美元对美国来说,是强势好还是弱势好,是不能一概而论的。

 

甚至在不同的时期,美元强势与弱势带来的效果都是不同的。这也正是包括美国总统特朗普本人都对美元的强与弱捉摸不透的原因。

 

美元不管是强还是弱,都会有一个限度。从特朗普的多次表态来看,他更倾向于弱势美元,甚至有意阻止人民币的进一步贬值。不难想象出接下来的时机他很可能将不遗余力阻止美元的继续走强。对人民币以及其他新兴市场货币而言,这场预期中的暴风骤雨可能来得并不那么猛烈。

 

来源:米筐投资